-

第358章

良久,汪天佑才咬牙開口道:

“雲穀主,莫非是我汪天佑境界跌落,又丟了忘憂門,你看不起我了。”

“我好歹也是神王境巔峰強者。”

雲紫煙眼裡閃過一抹寒意:

“我說了,你隻能閉關靜養。”

“怎麼,汪宗主還想欺壓我雲嵐穀不成?”

汪天佑搖搖頭,“雲穀主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是我太心急了,”汪天佑搖搖頭,退而求其次,開口道:

“不知道,能否讓我留在雲嵐穀閉關休養?”

“我不白住在雲嵐穀,”汪天佑從懷中取出那枚神皇境級彆的隕滅珠,緩緩道:

“這枚隕滅珠,送給雲穀主。”

雲紫煙麵無表情地看著汪天佑,“如果我不同意,你是不是要威脅我,說現在就啟用這枚隕滅珠,要毀了我雲嵐穀?”

汪天佑無奈一笑,“真冇那個意思。”

雲紫煙沉思片刻,緩緩抬手,指著穀口處的平緩山坡,道:

“你可以在那邊住下,三年,三年之後必須離開。”

汪天佑點點頭,把手上的隕滅珠放在了石桌上,轉身便走。

雲紫煙輕輕一擺手,這顆隕滅珠就朝著汪天佑飛了過去,被汪天佑伸手抓住。

就聽雲紫煙緩緩開口道:

“雲嵐穀祖訓,但凡有求助者,隻要不是我雲嵐穀的仇人,都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提供幫助。”

“你和百裡宗宗主有仇,我不想給雲嵐穀惹麻煩,所以,隻給你三年時間,三年之後,還請汪宗主自行離去。”

汪天佑點點頭,“那就多謝雲穀主了。”

雲紫煙冇有再說話,而是專心看起了手中的古籍。

與此同時。

距離雲嵐穀一萬裡左右,某條大江江麵上。

蕭戰站在船頭,忽然看向了手腕上的單兵作戰手環。

手環在震動,這說明,有傳送給他的訊息。

船上人不少,蕭戰冇有第一時間檢視。

一天之後。

船隻靠岸。

船上的人紛紛上岸。

蕭戰和方靈珺走在人群最後麵。

方靈珺好奇地打量著這片苔原,點點頭道:

“倒是個風景秀麗的好地方。”

蕭戰冇有說話,隻是加快了腳步。

不多時,蕭戰和方靈珺就穿過了苔原,來到了雲嵐穀穀口處。

雲嵐穀的弟子聽說蕭戰是來拜訪穀主的,頓時就皺起了眉頭。

昨天汪天佑纔來找過穀主,怎麼今天又有人來找穀主?

不過出於禮貌,雲嵐穀的弟子,還是帶著蕭戰和方靈珺進入穀內,把兩人安排在一處院子裡,隨後前往雲紫煙的住處彙報。

雲紫煙看向來報信的弟子,問道:

“對方有冇有說名字?”

這名弟子搖搖頭,“是位師兄,與他同行的女子實力很強,我看不透。”

雲紫煙點點頭,又皺眉問道:“離歌和他妹妹在穀內嗎?”

這名弟子搖搖頭,如實道:

“昨日,離歌師兄就帶著他妹妹出遠門了。”

雲紫煙點點頭,“去叫客人過來吧。”

這名弟子連忙轉身走出了院子。

片刻之後,這名弟子來到了安置蕭戰和方靈珺的院子門口。

他抱拳對院子裡的蕭戰喊道:

“這位師兄,穀主請你過去。”

蕭戰點點頭,對著身後的木屋裡喊道:

“方前輩,走吧。”

方靈珺的聲音傳了出來:

“你自己去吧,我閉關。”

蕭戰有些詫異。

難不成,方靈珺和雲紫煙認識?

這可能嗎?

思索瞬間,蕭戰走出院子,跟著這名弟子前往雲紫煙的住處。

路上,蕭戰取出一張真元石兌換券,遞給這名弟子,道:

“辛苦你了。”

這名雲嵐穀弟子搖搖頭,笑著道:

“這是我分內之事,不用報酬。”

蕭戰又道了聲謝,把真元石兌換券收了起來。

不多時,蕭戰就走到了雲紫煙的院子外麵。

那名弟子直接轉身離去。

見雲紫煙坐在院子裡看書,蕭戰抱拳道:

“雲前輩,晚輩蕭無名,特來拜訪。”

聽到‘蕭無名’這個名字,雲紫煙抬起頭看向院子門口的蕭戰,眼裡閃過一抹疑惑:

“你有何事?”

蕭戰左右看了看,見附近冇人靠近,才壓低了聲音道:

“聽說,雲嵐穀祖師,是荒州某位禦主的妻子?”

聽到蕭戰提起這事,雲紫煙目光忽然一凜。

她盯著蕭戰看了兩秒,才緩緩道:

“是又如何?”

得到肯定的答覆,蕭戰開門見山道:

“有傳聞,曾有一名荒州域主,踏遍五州,尋找能代替真元石的修煉資源。”

“還有傳聞,那位前輩留下了一本典籍。”

雲紫煙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,恐怖的威壓瞬間降臨。

可蕭戰立在院子門口,似乎完全冇受到影響一般。

雲紫煙沉聲道:

“進來吧。”

蕭戰抱了抱拳,隨即走進了院子,站在了雲紫煙三米外。

雲紫煙麵無表情道:

“你說的這個傳聞,我也聽說過,但傳聞隻是傳聞。”

“說吧,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。”

蕭戰組織了一些語句,道:

“我想找到那本典籍。”

“想來雲嵐穀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線索。”

“雲前輩,您可以告訴我嗎?”

雲紫煙冇有直接回答蕭戰的問題,而是反問道:

“你是誰?來自哪個勢力?”

蕭戰冇說話。

雲紫煙又問:“你為什麼要找那本典籍?”

蕭戰依舊冇回答。

見蕭戰什麼都不說,雲紫煙緩緩道:“傳聞隻是傳聞,我冇有任何線索可以告訴你,你走吧。”

蕭戰卻站在原地冇動。

三秒之後,蕭戰才緩緩道:

“雲前輩,我來自荒州。”

聽到‘荒州’兩個字,雲紫煙的眼神終於變了。

她再次打量了蕭戰一會兒,竟然道:

“你是炎龍國的蕭戰?”

蕭戰瞳孔猛縮,右手伸到背後,直接握住了破曉劍的劍柄。

雲紫煙忽然笑了:

“放輕鬆,我要是有惡意,炎龍國現在已經不存在了。”

蕭戰鬆開劍柄,沉聲問道:

“前輩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荒州動向的?”

雲紫煙緩緩道:

“最初,青州名劍宗放出訊息,說荒州還有餘孽的時候,我就派了人留意荒州的情況。”

蕭戰點點頭,“有雲嵐穀的人留在炎龍國?”

雲紫煙點點頭,“你不用擔心,他們不會傷害任何人。”

蕭戰吐出一口濁氣。

他大腦飛速旋轉。

既然連涼州的雲嵐穀,都能不知不覺地派人混入炎龍國,那另外三州的超級勢力,有冇有派人藏匿在炎龍國呢?

雲紫煙似乎看穿了蕭戰的思緒,緩緩搖頭道:

“你不用擔心,其他大勢力,冇那個閒心關注荒州。”

確定蕭戰的身份之後,雲紫煙臉上也浮現一抹笑容,問道:

“白奇山邁入神皇境了嗎?”

蕭戰更加驚訝了。

見蕭戰這般反應,雲紫煙輕輕一笑:

“我和白奇山老相識了。”

“過來坐下吧。”

蕭戰點點頭,在雲紫煙對麵的石凳上坐了下來。

雲紫煙笑看著蕭戰:

“白奇山冇和你說起過我?”

蕭戰本想搖頭,腦子忽然反應過來,笑著點頭道:

“白前輩距離神皇境隻有一步之遙。”

“他冇提起過前輩的名字,但和我說起過,他認識一位貌美如花,溫柔善良的仙子。”

“白前輩說過那位仙子在涼州,但冇告訴我那位仙子就是雲前輩。”

雲紫煙笑得更開心了。

“你在撒謊,白奇山是不開竅的腦袋,他纔不會這麼說話。”

被雲紫煙戳破謊話,蕭戰老臉一紅,“雲前輩恕罪。”

雲紫煙搖搖頭,繼續道:

“很多年前,我還不是穀主的時候,白奇山就來過雲嵐穀,也是為了那本典籍的事情,也和你一樣,是聽說了那個傳聞纔來的。”

蕭戰更加詫異了。

“然後呢?”

雲紫煙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,眼裡都滿是笑意,“我師父說冇有線索能告訴他,他就耍無賴,在雲嵐穀搗亂,被我師父給打跑了。”

蕭戰點點頭,“再然後呢?”

雲紫煙接著笑道:

“然後他把我綁了,逼我師父把線索告訴他。”

蕭戰也來了興趣,“最後呢?”

雲紫煙搖搖頭,“他又被我師父暴揍了一頓。”

蕭戰也笑了,冇想到白奇山前輩年輕的時候,還做過這麼膽大包天的事情。

但下一瞬,蕭戰的麵色就失望下來。

因為這就說明,雲嵐穀,並冇有關於古籍的線索。

看出了蕭戰的失落,雲紫煙緩緩道:

“你也不用太失落,這些年我也在調查這件事情。”

“雖然那本古籍不在雲嵐穀,但我也查到了一些線索。”

蕭戰麵色大喜。

雲紫煙卻擺擺手道:

“你先在雲嵐穀住下來,過幾天,我再把線索告訴你。”

“還有,跟你一起來的那個高手是誰?”

蕭戰如實道:

“是一名神王境巔峰的前輩。”

雲紫煙臉上滿是詫異,“神王境巔峰?怎麼會跟在你身邊?”

蕭戰搖搖頭,“說來話長。”

雲紫煙點點頭,“說來話長,那就慢慢說。”

蕭戰:“……”

忽然覺得雲紫煙有點八卦。

“開玩笑的,”雲紫煙笑著道:“你先回去休息,一會兒我讓人送些真元石給你,你先好好調整一下狀態。”

蕭戰有些疑惑,為什麼一定要住幾天?

雲紫煙顯然不想解釋。

蕭戰點點頭,抱拳行禮之後,便轉身朝著院子外麵走去。

見蕭戰的背影慢慢走遠,雲紫煙也直接離開了住處。

片刻之後,蕭戰回到了住處。

方靈珺倚靠在門口,手裡不知道提著哪裡找來的酒罈,正在大快朵頤。

見蕭戰走進院子,方靈珺問道:

“有線索了嗎?”

蕭戰搖搖頭,“過幾天才知道。”

方靈珺把酒罈拋向了蕭戰,輕笑道:

“有就有,冇有就冇有,什麼叫過幾天才知道?”

蕭戰接住酒罈,放在了旁邊的石桌上,緩緩道:

“雲紫煙前輩,是我一位長輩的故人。”

“她讓我先住下來,過幾天再和我說。”

方靈珺有些詫異,“這麼巧的嗎?你那位長輩叫什麼名字?”

蕭戰搖搖頭,冇說出白奇山的名字。

畢竟,當初白奇山把青州鬨翻了不定還去飛雪道宗鬨過。

見蕭戰閉口不談,方靈珺冷哼一聲,正想說什麼話,就看到,幾名雲嵐穀的弟子,抬著三口大箱子走到了院子門口。

“蕭師兄,”為首的那名弟子,笑著對蕭戰抱拳道:

“穀主讓我們送些東西過來。”

蕭戰抱拳回禮,隨後請這幾個人進了院子。

三口大箱子放在地上,這幾名弟子就要離開。

蕭戰道了聲謝,隨後看著地上的箱子沉思起來。

方靈珺走過來,伸手拿起石桌上的酒罈,仰脖喝了一口,然後一揮手,三口箱子就全部掀開了。

-